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人工,但不智能
博名是耶识起的
头图是前任画的
开放的保守女性
有趣的无趣之人

我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就是浪巫谣跟铁骕求衣的配色是不是差不多……

还都有丁零当啷的头饰跟麻花辫(虽然辫子数量不一样)

希望阿浪能顺利度过老虚这一劫好好活下去

希望老二是小冷的亲爹(虽然从目前的线索来看更像是老二为别人保守秘密,但我真心希望老二能有个亲人,希望小冷是他跟慕容清的儿子)

P.S. jojo那段秧歌我看了得有10遍了,太魔性了,根本停不下来( )

再P.S. 我又意识到一个问题,米斯达枪里有6发子弹,他开了两枪,也就是说接下来他如果继续开枪,就要面临从4颗子弹里选择射击几颗的问题,如果不继续开枪,就要面临手里有4颗子弹的局面,所以说他为什么最开始要...

最近看jojo(我只看动画所以我提到jojo就是动画)发现了一个问题,我听阿帕基单独说话,没事,听米斯达单独说话,也没事,但只要他俩一起说话,我就会一秒串戏到东离orz(大喊:叔啊!两个都娶了吧!)

以及那段意义不明的秧歌我已经看了三遍了,马上准备开始看第四遍……

哪位jojo老读者能解释一下那儿突然开始跳舞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又爱上新的女声了……

偶像大尸的纯子唱歌声音太好听了

我发现我大概就是喜欢这个类型(中气十足的御姐音?大概这种感觉),缪斯的海爷也是(后来有一次听了三森自己的歌就觉得没什么特别的),水团的夜羽也是

说起来我最开始玩LL游戏的时候还没看过动画(然而看过几集2.5次元缪斯的深井冰LL),只是感觉它很火,我微博首页的人都在玩,我又很想试试玩音游,然后就几乎是从14年底一直玩到了现在(15年6月到16年10月底之间因为手机内存不足没玩成,不过如果当时内存足够的话估计就真的会一直玩到现在),最开始在对角色官方设定不了解(只知道深井冰设定)的前提下我觉得花阳比较可爱,所以初始角色选择的是花阳,后来...

因为逃避写论文而突然想起来重看了一遍东离第一季的第一集,里面殇不患有一句台词是说,你们这边(东离)管追杀小姑娘的人叫“玄鬼宗”吗?

然后我就突然开始想,西幽人殇不患为什么能跟东离人交流得这么顺利呢?为什么没有东离人从殇不患说话的方式方法上辨认出他不是本地人呢?(我懒得重新看了,不过我印象里好像聪明如林血鸭前期也没发现殇不患不是本地人)

我因为记不太清具体的设定了所以去搜了一下百度百科,说东离和西幽原本是一个国家,后来因为人魔大战后受恶魔诅咒出现了鬼殁之地的天险,才分成了两个部分,两边隔离了两百年,各自建立了政权,变成了两个国家,也就是说东离和西幽有共同的古代史(和不同的近现代史)、共同的语...

看到叫“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博主更新了,有点开心

我觉得那个博主对自己的人生看得很深,这一点是我达不到的,我即便回顾过去也是站在当下回顾过去,过去那些时间点上的感情对我来说都已经消失了,所以我的回顾是表面化的回顾,就像是看着自己记忆里其实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史书”一样的回顾,而且我对自己的认知和叙述也是比较表面化的,我做不到像那个博主一样深刻

然而反过来也是因为我觉得他对自己挖得太深了,所以当他频繁发博文的时候我就很不愿意看,但偶尔看到他发博文却会很高兴地阅读

今天发的博文里提到了父母对孩子的好和不好(主要是不好),下面评论里有人说,“可正是父母给了你生命”

我不打算评论人家博文的内容,但看到这条评论我...

一边听相声一边备课(中途还因为做PPT打字打得手腕疼了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了几次,说起来我大概就是个照书念老师吧),忽然觉得相声演员死后也会被人拿来当笑料,老艺术家去世几周年的纪念专场也没有全不要求观众哀悼而是仍然要逗观众笑,还时不时地会提几句已经去世的前辈来增加一些现场笑果,就感觉像是相声演员在葬礼上流干了泪一走出殡仪馆的门就要再次露出笑脸给人们带来欢乐,感觉又同情又肃然起敬

以及我明天早晨8点的课要备不完了!(暴哭)

我还想今天晚上备完课抓紧时间把新更新的金光看了……

听了几天郭德纲早年的相声(之前看相声有新人的时候就有点在意李寅飞提的“怀念05年的郭德纲”,正好前一阵在B站看到了郭德纲04-06年相声的合集)之后,碰巧又看到了相似视频推荐里的苗阜王声早期(大概是09-12年之间的,他俩出名是在13年《满腹经纶》参加比赛以及14年登上北京春晚之后)相声,听了两天,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俩早期说得比出名之后更好(当然我没再听已经听腻了的《对对联》、《杯酒人生》和《礼仪漫谈》,所以不知道他俩早期有没有说错过那句“二猿断木深山里,小猴子也学对锯;一马失足泥潭中,老畜生岂能出蹄”),而且感觉那时候苗老师使柳活还是挺多的,唱得也还可以,不知道是不是后来抽烟把嗓子抽坏了就不...

虚:这个古灵精怪遇人坑人遇鬼坑鬼但唯独对你特别好的凛雪鸦,和这个对你一心一意不离不弃任劳任怨默默奉献的浪巫谣,你想要哪个?

殇不患:我想要魔剑目录。

看完了首相阁下的料理人!(时隔两年终于看完了,不知道B站会不会买侠饭)

作为一个漫改不要上纲上线太认真的话是很好看的,尤其是最后两集突然怒涛般的展开连着看下来太爽了www(说起来别的国家有的后宫干政有的外戚干政有的密友干政,你们这是厨子干政啊)

大家有闲有兴致的时候可以看一看,还有跟它同一个原作者的外交官的料理人(好像是叫这个吧,有电影,樱井翔主演的,电视剧首相料理人女主的演员在那个电影里也是演女主,算是二号人物,然后好像据说首相料理人的女主是外交官料理人男主的徒弟),不过估计现在B站看不到了

另外前两天可拉给我推荐了一个叫近似婚外恋爱的新日剧,说是讲主妇追星的,据可拉说里面有什么追星买...

今天早晨我再次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找个对象

其实说白了我觉得自己现在的这个生活状态非常的盲目且颓废,我觉得既然改变不了自己( )不如找一个外在的变化,所以只要没什么特别的阻碍,我自己心态也没崩的话,应该是会去下个月的CP,因为我需要短时间地接触一下自己日常生活以外的东西

另一个我能想到的改变自己生活状态的方式就是找对象(虽然这么说动机非常不纯吧……但我其实是很怀疑我今后会不会对某个人产生爱情的,倒不是说出于感情都交给了某个人所以无暇分给别人这种听起来好像很浪漫的原因,而是脑子里体会感情的那个接受器自己坏掉了,这样的感觉),然而又仔细想了想,真有了对象可能并不是会有人帮你分担烦恼...

我忽然怀疑,小冷就是老二的儿子,雪雪说小冷看着面熟,一种可能是他们小时候见过,还有一种可能是雪雪不算太近期见过但也没有经常见某个跟小冷长得有点像的人

而且小冷21年前出生,武娘正好也是那个时候嫁入令家,所以武娘是不知道小冷到底是不是令家亲生的,没准是老二跟慕容清生了孩子寄养在令家,后来慕容清死了(慕容清的死也肯定跟老二有关),令家为了帮老二保守秘密,选了一天武娘不在家的时候全家集体自杀,这样好像也能说得过去()

这两天在看《首相的料理人》,其实之前我就看过这个片,看了五集,后来因为写论文放下了,结果没过多久就被版权了,现在B站正版上线了这个片,我又被减免券诱惑花钱充了一年大会员,于是就又把这个片捡了起来(顺说我不记得自己之前看到哪儿了于是又从头开始看,结果发现我当时其实已经快看完了,另外不知道侠饭会不会引进)

刚才忽然地就想,就像电视剧里说的,我也许会说我写的东西只要仔细品味就很有味道,但只要不吃进嘴里就无法体会它的美味,而我并没有做出让人看到就觉得有食欲想要细细品尝的食物来,所以自然我的受众只能是少数

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借由写同人,沾着原作的光,借助了原作的粉丝基础才获得的读者,我自己写的原创...

没起名的原创百合

今天看完新一集《终将成为你》之后感觉好像get到了扭曲的点( )我觉得这俩人一个是“你居然不喜欢我,所以你好特别啊,所以我喜欢你”,一个是“你喜欢我,所以你就是个普通人,所以我肯定不喜欢你”

扭曲的百合真是(抚掌而笑)

于是就突发奇想写了下面↓的这个

跟现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起立!”

“老——师——好——!”

教室里响起了嘹亮的喊声。

“同学们好,”杜紫藤仪式性地点点头,看着学生们坐下,“今天我们来学习第五单元,鉴赏鲁迅先生的名作《阿Q正传》。请同学们打开课本……”

杜紫藤手捧教案絮絮地讲课,时不时捏起粉笔,写两笔板书。这节课讲的是现代文,高考不考。杜紫藤明...

自己试着做了一次可乐饼


过程十分狼狈,不过结果还算是能吃

因为我分不出来手炸可乐饼(手上沾满了土豆泥、鸡蛋和面包屑),所以油炸的步骤是请室友(也就是我的同事F)来做的

做完之后吃的时候室友说,原来可乐饼是这个味的啊

我:网上说调料要放胡椒和盐,我放的是料酒和酱油,所以正经的可乐饼大概不该是这个味……

刚刚一时心血来潮去稍微刷了一下几百年没动过的微博,看到了一张卷姐手抚巨大包装薯片的照片

我点开下面的评论,评论里都是在说薯片怎么这么大,然而我看到图片的第一反应是卷姐手怎么那么长!而且中指尤其的长!

然后我就想起来,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经跟一个高中同学说我喜欢那种手指细长骨节分明有棱角的手(可惜我自己手指短粗),人渣的手就很好看,后来那个同学有一次跟我聊天提到人渣,就把人渣称为“长指少女”

我觉得这个说法实在是太糟糕了

后来我跟那个喜欢我的大学同学聊天,就把这件事当成笑话讲给她听,她笑完之后说,这算是性暗示吗,我是不是该剪剪指甲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

我开始考虑把那个安倍×慕容胜雪的纯肉系列扩充成本了(你原创本还没写呢)

然后我就发现只要一想到“出本”我就会想写一些在网上不能发或者不好发的东西……原本只是一个欢乐日常的肉文,我现在却满脑子想的都是些不欢乐的情节

1 / 28

© 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