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人工,不过不智能。
名字是耶识给起的。
头图是前女友画的。
以上。

[同人TRPG动画][梦间集]主角组的远古之卵

因为自己想看而没有别人做,所以就自己动手做了的,之前发过一次的梦间集COCTRPG动画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看梦间集里的角色(与其说是主角组其实不如说是祭坛组)一起玩桌上角色扮演游戏(TRPG)的视频,游戏是克苏鲁的呼唤(COC),使用的模组(故事)是中国背景的《远古之卵》

不太了解COCTRPG的朋友可以在搜索引擎上搜索一下“TRPG”,也可以看看B站以前出过的一个TRPG话题(https://www.bilibili.com/blackboard/activity-Hk_3bMXlb.html,其中第二个介绍的就是COC),如果能有人因此对TRPG产生兴趣就太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B站梦...

不知道是从七月还是八月开始,不记得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记得是怎么开始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觉得身上非常的痒。

看到这句可能有人会笑,如果有人知道我是女性就更可能会笑了,当然也可能在唠夫特上看我这种人写日常的人不会觉得可笑,但总之就是非常的痒。

最开始好像频率并不是很高,我觉得是我自己的问题,羞于启齿,所以也没有对人说过,但后来八月底开学回到学校之后变得更严重了。当时我妈来了几天,看到我无意识地在挠,就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怎么以前在家没觉得我这么频繁地挠(我生活很像老头,平时也偶尔会像老头一样地挠痒痒),我有点心虚有点害臊有点讳疾忌医地回答说没事,然而在我妈回家又进入九月之后,痒得更严...

看梦之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疯就暂停在这个画面看他们桌子上的东西()
上面那一桌左边纯哉(黄毛)吃的应该是萨赫蛋糕,杯子里看颜色应该是红茶;慎(蓝毛)吃的像是抹茶千层蛋糕(仔细看中间有分层的),杯子里看颜色也是红茶;右边奏(红毛)喝的是橙汁,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桌子上还有个小东西,会有人喝橙汁放奶油吗?千弦(浅紫毛)喝的饮料我想了一下是红茶还是咖啡,感觉他应该喜欢甜的,然而杯子里好像比左边那俩还是颜色深一点,而且杯子旁边放着两个小东西,比起两袋糖来说,看着更像是一盒奶油一袋糖,所以……大概是咖啡(千弦居然喝咖啡?反正我是很惊讶);伊月(棕毛)喝的就是水,不过左边那个蓝盖子的是什么啊好在意……冰激...

最近几天又开始听岛歌了

据说这个词只能写作島唄,至今都没有正式的中文译名,真正的名字既不是岛呗又不是岛歌,不过我个人习惯把它写成岛呗读成岛歌

著名的岛歌歌手夏川里美有一首名叫岛呗的歌,V家的大哥kaito也翻唱过,好像有不少人是从大哥那儿知道这个名字的,不过实际上岛歌指的是一种唱法,或者是发声方法?那种感觉的,简单来说就是琉球地区民歌的唱法

比较有名的就是夏川里美和元千岁,元千岁唱过某一季夏目友人帐的ED(因为我没看过所以也不是很清楚,好像叫呼唤你的名字还是什么的)还有怪~ayakashi~的ED,看过后面这个动画的朋友应该对那首歌印象非常深刻吧

还有一个男歌手叫中孝介,以前某一年比较...

在车窗外飞驰的土黄、草绿和岩灰之旁,在细密的彼此交织的谈话声之间,从迷幻的推理小说中忽然意识到身边现实的存在的瞬间,忽然非常想去一个没人的地方,蜷在椅子上,把头埋在身体和膝盖中间,无声地哭一场

然而这个话却不能对人说(虽然这么发到博客上反而觉得没什么压力),而且就算说了现状也不会得到改善,于是就非常想死……想要跳过死亡这个痛苦的过程直达死后的虚无与安宁

我家附近的一所学校旁边有一栋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建筑,建筑的一角盖了一个西式的钟楼,钟楼顶上是一座大钟。前一阵我觉得在家里听到了钟声,我还想我家以前住的那个地方近处的大钟钟声不至于传得这么远,我爸妈也说那座钟都已经拆了,不可能响,然后大概是三天前,我爸说学校旁边的那个钟晚上亮了,后来我们注意听了一下,确实是那座钟在响。这座钟和以前我家附近的那座钟一样,每到整点先是播放一边整段的东方红,然后根据点数响几声

大概是从昨天开始,我家楼下的马路对面搭了个灵棚,今天凌晨我被下面的哭声闹醒过一次,然后睡到六点底下就开始吹吹打打了,到了7点多甚至开始有人唱戏。刚才8点整的时候,楼下唱戏的停了,只剩下乐器在演奏...

今天偶然地发现,我的脚趾是可以摸出骨节来的,觉得有点可怕

我忘了以前是在微博上还是在唠夫特上说过一次,大概是在微博上——我住在耶村的时候,我的房间要么是面南要么是面西南,不过总之下午是有很强烈的西照,有一天下午,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对着阳光抬起一只手,发现手上除了骨头以外的部分都被照得透明了

说是骨头没有被照透明,其实也是有一点透明的,只不过骨头的部分相对皮肉颜色深一点,看起来混浊一点。我小时候用手捂住过开着的手电筒,手电的光照亮了指缝,让紧挨着指缝的那一点皮肤看起来像是透明的红色,而自然的阳光比手电的光强得多,把整只手都照成了透明的橙色,从透明的手指中间还能看到细微的蓝色血管,不知道是真的看...

这几天想查查张家X这样的地名,确切地说是想看看还有哪个名字没人叫过,然后就发现我能想到的张家村、张家庄、张家店、张家铺、张家堡、张家洼、张家港、张家圈、张家屯、张家嘴、张家咀、张家口和张家界都已经在现实中存在了……不得不说老张家的后代真是满天下啊……

然后刚才突然想起来,我上高中的时候学校说发展宿舍文化,让每个宿舍起一个名字,我宿舍里除我以外的三个人都姓张,仨人一合计说咱们宿舍就叫张家大院得了,当时因为我的强烈反对最后并没有叫成(最后叫了什么我都忘了,反而只记得这个没叫成的名字),今天想起来才觉得,后来我也姓张了(我的笔名是高中毕业那阵起的),然而姓张之后就几乎没再回过那个差点叫张家大院的宿...

有人说我写剧情不好看,写日常好看,于是来写一篇日常。

人渣说我写小说有种炫技的嫌疑,说我言语之间无一处不刻意,无一处不雕琢(这些都不是原话),确实我写日常多是记述一时的想法和感受,比起写文思考得少很多,可能显得更加自然一点,不过实际上我写日常也是会思考遣词用句的,只不过是在刻意地把词写糙,把话写俗,我自己平时说话也是尽量说得越俗越好,这是出于一种莫名其妙的羞耻心,不知道这跟我对文艺青年哂而远之有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就算是这样,之前我爸也有一次跟我说,似乎是有点自豪地跟我说,说我说话用词很准确,而且我比我爸妈词汇量大。我回答说那是当然,我毕竟是个写小说的。然后我爸听了就一脸不高兴地没有说话。...

[同人][梦间集]梦之间

虽然说是梦间集同人不过其实同人的成分并不算大,应该说是我的一种……瞎猜……?之类的感觉……毕竟这个游戏的世界观设定有点谜(我觉得)……

没有看过金庸先生的原作(只看过一点电视剧)就瞎写,所以肯定很有问题,而且也不会写古风,也不会下棋,请用包容的心来……

我的游戏ID就叫“无名鼠辈”(在相随剧情里被人这么叫真的非常的有意思),另外可能稍微带一点点“我”×绿竹/浮生的要素,不过不是很重要

 

 

“无名鼠辈,既已来到此处,何不坦然现身,为何要躲躲藏藏?”

我正以为自己藏得隐蔽,耳边忽然响起了洪钟一样的说话声。

我于是从树后绕出来,走到几十步外的大石...

前几天提过一次,我决定开始看凹凸世界主要是因为男二CV是秦且歌,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人是在12年,现在被我称作大前女友的人(那时候还不是女友)当时组织一些人配了个广播剧,里面有大白,有森中人,有图特哈蒙,还有一个当时的新人名字我不记得了,秦且歌在里面配了一个有点痞气的角色,我不记得是谁了,只有一句话,我当时听到那个声音就去问大前女友这是谁,知道名字之后又觉得这个名字真好听(我的姑且算是初恋是一个有点痞气的会画画的秦姓男性,所以我对这个姓氏有天然的好感),于是就开始留意这个声优(虽然应该不是职业的不过也姑且叫声优吧),虽然实际上也没有关注人家的微博,而且直到现在才第二次看了由他配音的作品。后来跟大前...

[同人][凹凸世界][鬼幻]幻

OOC,短,动画版,姑且算是有车。

打一枪就跑,这邪教CP真的存在我也很惊讶。

顺说看动画的时候就觉得紫堂如果摘掉眼镜,把头发往上梳起来,再用发胶固定住,是不是就会看起来很强了,像二代米龙那样(不过人家米龙是真的强(

 

 

“就好像善人有善人的神,恶人也有恶人的神,强者有强者的吊车尾,弱者也有弱者的救世主。”

隐约之间,好像记得曾经听到有人说过这种话。

“强与弱是相对的,一个人眼中的强者可能对另一个人来说不过是一只弱鸡,而一个人眼中的弱者则有可能成为另一个人的救星,每个人都是某种程度上的弱者,只有比绝大多数人都强大,才有可能接近绝对的强。”

似乎也有过...

[同人][高校星歌剧][南扬]有喜欢的人

由于错误印象而产生的我心中的苦情少年南条圣()

其实这对CP我个人比较喜欢叫它南蝶,不过P站上的tag都是用南扬的,所以就随大流()了

我印象中在机场的那个抓里有一个情节是月皇哥不记得海斗的几个同学都叫什么了(11集是前一年十月,那个抓是第二年三四月,几个小朋友的名字过了快半年不记得了也很正常),然而又重听了一遍发现并没有这个情节(月皇哥只是说了句你们几个是海斗的队友是吧,但没提名字)……不过这个故事是建立在我的错误记忆之上的

阅读时请温柔地对待我心中的苦情少年南条和老年人工的记性()

另外我对这个行业完全不了解包括人名在内的东西都是瞎编的

副CP是遥鱼遥

  ...

《高校星歌剧》四首歌曲中翻歌词

我今天刚刚知道做中翻时一直在用的百音Riku音源被禁止使用了,所以B站的投稿全部删除,在微博和唠夫特存个歌词的档,如果有人有兴趣搞中翻的话可以拿去用,标上中文版改词的人是我就行。

天下之花的自剪短版伴奏(就是之前在B站发的中翻的伴奏)和angel lost自制消音伴奏可以找我要,angel lost和gift的midi也可以跟我要(另外两首歌的midi是我找别人要来的,就不二次发布了)。

四首歌分别是天下之花、angel lost、绫薙show time和gift。



天下之花(TV size)


原词:六见纯代

中文词:张幼仝

作曲:加藤贵大

编曲:增田武史


让我...

刀去看了那个民乐题材的青春电影闪光少女,我听她大致讲了一遍剧情,决定不看(据说有点尬www)

听刀讲的时候,我自己脑了一个套路,然后今天楼下有人办丧事,从早晨六点就开始吹拉弹唱(四点半我还被下面众人齐声大哭给闹醒过一回),九点左右不知道又是个什么事,楼下又出现了一个播放现代音乐的声音,于是就成了乐队和扩音器轮番扰民()

然后我脑子里的套路变成了这样:

主角从小崇拜某某传说级的摇滚乐队,特别喜欢他们的某一首歌,希望自己长大也能组建自己的摇滚乐队,然而被家长送去学了民乐(学的应该是一种吹奏的乐器吧)

主角上了高中,普通高中,学校里有一个有名的学生摇滚乐队(有可能是在过去胜过了其它所有的乐队...

从图书馆借了一本传说中的黄衣之王,刚开始看第一篇,看完主角说自己要继承什么王位的时候偶然抬头,看到了书架上的几本十万个为什么

那套书是我上高二的时候我妈有一次在地摊上买的,盗版,我从小也没看过这种书,也不是很能理解我妈为什么在我都长那么大了的时候才想起来买这个,跟这套书一起买的还有一本于丹讲各种的合集(我看了其中讲昆曲的部分),还有一本好像是介绍中国从古至今各种名人事迹的书,也都是盗版

那本介绍名人的书被我妈送给了我的一个表弟,我的这个表弟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他父母在我看来思想也比较落后(写这句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红有点专,笑),我自己撕了张纸,写了一句“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夹在书...

1 / 17

© 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 Powered by LOFTER